【“我与校友导师的故事”第IV辑】细节之处见用心

我和我的校友导师戴永学长
很幸运我在高中的努力之后顺利进入了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很幸运,我被分配到了永哥的校友导师小组里面。我想好好聊聊这位和蔼可亲而又幽默有趣的导师:戴永学长。
看得出来,我很难选取一个合适的词语来称呼我们的校友导师,他是我们的学长,也是我们敬爱的导师,纠结了半天之后最后我们总算是决定下来,就称呼他永哥吧!不失尊敬也充分亲近。
我们的永哥是x-lab的负责人,平时工作繁忙之余,总是可以抽出时间来组织我们四个组员参加各种的活动。
第一次看到永哥是在经管学院的报告大厅里面,永哥亲切迎接了我们几个,并且把我们拉到了楼下的咖啡馆里面,跟我们聊了起来。从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了,永哥手里面经常有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开始我以为永哥知识在会议上面养成的一种习惯,到后来我发现,其实在永哥每一次聆听我们的回答时,都在用心做笔记,真的让人感到好开心好温暖。
永哥跟咖啡馆老板聊了几句之后,给我们买了咖啡,便开始了谈话。他问了我们的生日,星座,属相,籍贯,大学职务等等,我发现,永哥还是一个星座控哦,他可以通过解读生日的信息来预测人的性格哦!永哥问了我们以后的打算,给了我们很棒的建议。当然,他还很关心我们的个人情况呢!
看起来永哥真的是非常非常棒的一个导师,有了永哥,我如果对以后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向永哥请教。永哥阅历无数,带过很多的毕业生,知道很多社会上的道理,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有条件来向永哥来请教!
所以,一个冬日的下午,永哥邀请我们几个到x-lab总部参观。更意想不到的是,永哥还给我们带来了几个EMBA学生。在会议室里面,坐在对面的EMBA们介绍着自己的个人经历和故事,有被老板辞退的员工,有刚刚从北大毕业的帅哥学长,还有从南方过来工作的学姐。他们为我们描述着整个金融企业的前景,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之道。比起他们经历的故事,我发现我现在面对的难题,又算什么呢!
我们和永哥的故事依旧再继续,永哥过年的时候还在群里面发了一个很棒的大红包!我一直以为大人们都比较高冷,但是永哥这么一个帅气可爱的导师,完全颠覆了我对一般导师的看法,我为拥有这样棒的校友导师而感到开心和庆幸!
——张仁杰
 
导师,也是益友——记我们和张桂鸿学长的故事
一开始接到校友导师联络人任务时,我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校友导师们一方面是我们的学长,一方面又是各行各业的精英,有着自己的工作生活轨迹。正在我纠结怎么写邮件邀约导师和小组成员们见面时,张学长竟主动添加我为微信好友并组织起了相关的见面事宜;学长来自贵州,让同为来自西南的我也感到一丝亲切。
然而不走运的是,由于遇上晚高峰,学长遭遇了堵车。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他打了很多个电话给我们催促我们点菜先吃,赶到餐厅后又一直为迟到而表示抱歉。餐桌上,张学长耐心地为我们解答了有关大学生活、学习规划和职业选择的若干问题,还以自己和同学的例子对我们今后的职业发展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更是不吝将他的校园生活、职业生涯和家庭状况分享给我们,还提出带我们去他的办公室参观一次的邀请。纵使身为行业领军人物,学长也丝毫没有所谓成功人士的架子,而是真诚地为我们提供竭力的帮助和指导。我们提出下次邀请他重返校园体验大学生活时,学长开心地说道,太好了。
一些生活中的细节也颇令我们动容:不论是平时对同学们近况的关切,还是节日时真诚的祝福和问候,都让我们感受到学长对我们的真诚关怀。春季学期伊始,学长联系我推荐一本书,想买给所有导师组的组员,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我体会到被信任的感受。比起导师,学长更像我们的益友,陪我们共同聊天、吃饭、阅读,成为更好的自己。
——杨谨瑜
 
我与校友导师崔海亮学长的故事
   “滴滴”惊了,一辆黑车突然停下。
   “上车”,一个低沉的声音。
    趁着夜色,我们迅速钻进导师的车。
刚坐定,眼前硕然闪出两个彪形大汉的身影,吓得我虎躯一震,忙去取腰间的苏黎世镏金弯刀。只见那大汉势如雷霆,一把摁住妄想防御的我。
   “嘘,自己人。”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排球队的学长。
   “几个人?”来自前排的导师的声音,低沉,磁性,严肃,可怕。
   “5个。”我强忍住颤抖,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完,超载了。俩男的跟我下车。”一个大汉环视四周,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和龙哥目送着载着三个妹子的黑车化作了地平线的一个点,面面相觑:寥寥几句,霸气外露!此行要小心谨慎,察言观色,切忌露怯。好好看,好好学。
    随着漫长的车流,我和龙哥也到了酒店。推开门,我才意识到这顿饭的玄机:房顶挑高,四壁厚重,所谓天高海阔之处;大门敞开,窗棂未闭,乃是风起云涌之所;桌上一壶红酒,一瓶饮料,几碟凉菜,这是促膝长谈、夜雨对床的暗示!妙极!妙极!
   “来来来,我们坐。”不同于之前的深沉,导师和和气气,落座在学长和我们的中间。“今天还叫来了两个学长,大家可以一起交流一下。”一派祥和中,我心里一阵隐隐的不安。也许是我过于敏感吧,我随之也加入了和导师学长的交流中。
    导师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准备了一本精美的图书,一起建了一个可以日后增进交流的微信群。菜慢慢地上着,大家的话匣子也慢慢的打开了,对导师的感觉从尊敬客气,有距离感也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时是导师静静的听我们兴奋地谈,有时是我们专注地听导师的分享。我们聊着大学的生活、学习、梦想,也聊着大学外面的世界。就这样聊着,也不顾时间的流转,也好像可以不用考虑手头的喜悲,我渐渐地也忘记了之前地不安。
   “哎,对了。”学长微微一笑,我的恐惧再次袭来。
   “大家都脱单了吗?”终于!该来的总归要来!我心里一紧,眼前一黑,猛然一阵不可抵挡的晕眩。在意识模糊之前,我仿佛看到满座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噫吁唏,红酥手,黄藤酒,我还是个单身狗;上穷碧落下黄泉,只有我是土肥圆!
   “滴滴”,惊了。
——刘文昊
 
我与校友导师王耕学长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王耕学长是在学校组织的校友导师聘任会上,第一印象是学长是与众不同的大男孩,他不会和各位校友之间,而是单独在后排占了一个自己的小天地。会后,学长和我们亲切谈话,气氛极为和谐,从家乡到学校生活,仿佛对我们的需求与情况有着极深的了解,想到学长为初次见面而做的种种准备,我不禁感到心中暖暖的。可以说学长就像我们的亲哥哥,对我们及其照顾。
自从建了校友导师和我们的微信群,学长就不时和我们交流学习和生活中的种种问题。记得在期中考试之后,大家心情比较压抑,学长听闻后表示极其关切,立刻安排了和我们的聚餐,同时和每个人私聊,告诉我们学习中的小技巧。第一次吃饭选在学校,学长点了很多可口的饭菜,大概也是在安慰我们期中考试吧。最令我影响深刻的是学长送给我们的10年用日记本,其用心可见一斑,也是从那天起我养成了每天记日记的好习惯。
学院组织的校友导师活动对我们本科生发展极其有益,一方面为我们之后的发展方向有极强的指导作用,另一方面对我们离家在外的学子也是一种安慰。
——黄鹤年
 (供稿:清华经管学院团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