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六个男人选择的道路,一场赋予了更大责任的输球

比赛前,我没想过“虽败犹荣”;比赛后,更不会谈“虽败犹荣”。
 马杯男足5V5(注:一个队5个人的足球比赛),这个并不被很多人了解也并不是经管这几年的强势项目,由我们经44班六个男生准备了整整九个月。从入学后的第一场足球赛开始,经44的水平就被同年级的同学和学长们所肯定,也被委以重任,接手一个又一个班级代表院系参加的马杯项目,并且成为了选修计分项目。每个人都很激动地意识到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组织周常训练、约各种对手踢比赛积累经验,这六个在班上既是篮球队员又是足球队员的好兄弟每周都能保证到场,不管七八点的早晨,还是只有紧张的两个小时的中午。原因很简单,我们知道自己无论是技术、战术配合还是身体素质与校内的高水平队员相比还有差距,不想背上“不会好好珍惜机会”的名号,在此也要谢谢四字班其他班的所有球友们的帮助。
当然说这些不是为了回忆当初是付出了多少。检验成果的最佳方法就是比赛,那天抽完签,虽然没有分到所谓的死亡之组,但是对手是在去年班级足球赛中表现得非常强劲的结12队,是我们的大四学长,多踢了四年球,在经验上就比我们丰富。当时我和身边的队长说:“这次遇到的对手大概是中上水平,我待会要和群里说碰到的是顶尖级的球队,一定要把他们的紧张度调动起来。”
赛前,我们非常严肃地组织了一个动员大会,强调比赛前和比赛中很多需要注意的问题。不过后来的比赛证明,我们犯了两个大错。第一,规则上出现了遗漏,在比赛过程中后场门球并没有像规则那样不许过半场。另外任意球直接打门不碰就进算出底线,结果这两个遗漏成了比赛的致命之处。第二,我方战略布置出现问题,当天的阵型是我们并不熟悉的保守防守阵型,在实战中反而成为了对羽希和我自己的限制,导致上半场站位紊乱,盯人不紧。实际上在攻守转换就是几秒之间的五人制赛场,进攻、贴人就是最好的防守。
上半场开场五分钟,对方左边路的过人突破,我和振宇配合出错直接撞在了一起,0:1落后。两分钟之后,我、羽希、程铭三线压上,禁区制造混乱扳回一球。对方攻线一直压得很上,没过几分钟,我被对方一脚爆射直接打中了身体,王冕补发上。这时场上我方球员显得特别混乱,结果又被对方球员身体突破直接远射破门。一个边线球,一个角球,上半场1:4惨败地结束,中场休息过程中场下的教练和学长们指出了很严重的问题:盯人不紧,进攻打不起。周翔很坚定地说了句我们就按以前练习地打,不要谈那些不熟悉的战术!三个球而已,经44从来没怕过对手。改变了战术的队伍重新找回了训练时的那种状态,没有技术,就用身体和他们硬撞;没有身体,就用体力跟他们死拼。至少制造了七个以上的得分机会,下半场我们踢出了作为一个四字班新生队伍的态度,不知道是上天喜欢跟我们开玩笑,还是实战经验不足的我们总是不能很好的把握机会,当下半场我们反攻的第二个进球落账之后,比赛只剩下最后的几秒。比分定格在了3:4,当时感觉自己的五感已无法进行正常的运转,十分钟前就需要下场休息的我只能拖着抽筋的左腿痛恨地扑倒在地。程铭、羽希、周翔、振宇、王冕,大家的表情和耗尽的身体一样麻木无力,准备了九个月的马杯征程就这么结束了?!
对不起,我们没有达到你们的期盼。
对不起,现场所有到场声嘶力竭的观众。
不必对不起……
经44是只年轻的队伍,这支队伍想变得更加强大,希望能够为爱它的人夺得荣誉的队伍。自责与反思,留给自己、警告自己。比赛结束后,下了场只有五分钟的雨,我不懂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寓意,一个团队要走地更远变地更加成熟,就请承受一路上所有的打击,我们不需要老天的一个怜悯。
经44男足,虽败,明年再回来!(供稿:清华经管学院学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