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在路上 | 经问边关Day0-2:初见边关

满洲里

    满洲里市,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西北部,东依大兴安岭、南濒呼伦湖、西临蒙古国、北接俄罗斯联邦。全市总面积732平方公里;总人口32万,其中户籍人口17万,由蒙、汉、回、朝鲜、鄂温克、鄂伦春、俄罗斯等20多个民族组成。

    满洲里的建筑风格受俄罗斯影响很大,甚至连住宅楼都是俄式(注意不是苏式)尖顶楼,楼体外墙更是五颜六色。

image.png

初见边关

    经过一天一夜的卧铺车程,支队终于安全抵达满洲里。第一天上午我们兵分两路:一路赴满洲里市委开推荐信等实践材料,大部队则直接奔赴满洲里国门景区等候。

探访了满洲里周边环境后,我们发现满洲里市政府只是在顺应整体的趋势。海关、互贸区、疾控中心、卫生局的大楼也都很新,内饰也漂亮。但这漂亮的背后,是如此多的政府大楼,却仅下辖20余万人口的低效;还有地方政府拖欠工程款项、大量贷款透支地方财政的经济困境。

五代国门

image.png

    随后前往我们此行第一个调研地点,国门景区。因为景区内有边防部队。

image.png

和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合影以及和国门、界碑的合影

中俄互贸区

image.png

    互贸区和国门景区只有一道门之隔。国门景区的出口就正对着互贸区一个超市。但是互贸区真正核心的部分是免税区(和背包客)部分:免税区是边民日用品贸易不需缴税的特殊区域,不允许携带烟酒等非日用品;背包客则可以携带烟酒古玩等便民日常生活并不需要的物品。

    在杨主任和陈经理的热情讲解下,我们很快就对互贸区设立的初衷、发展的现状、运行的模式、未来的展望有了一定了解。同时,为了更直观地体验互贸区的免税结算方式,支队成员都进行了亲身试验。结果表明,结算系统虽然最初是为了满足海关需求构建的,但还是很好用的。

    俄罗斯食品由于其国内食品监管非常严格而且物美价廉而深受中国消费者喜爱,在2015年免税区尚未开通之时,俄罗斯产提拉米苏在某些内地城市曾卖出13倍的高价。

    免税区的建设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如电商渠道打不开,满洲里对外交通运输能力差,受俄罗斯经济形势和卢布汇率影响较大等。2016年下半年,免税区一经开通就达成了9000万营业额的目标,2017年全年则达到2亿元。免税区管理层也打开思路寻求发展,力争建设“夏季靠游客,冬季靠电商”的盈利模式——夏天满洲里较为凉爽,避暑游客很多;冬天虽然温度较低,但是有利于食品外运过程的保鲜。

满洲里-入夜

image.png

入夜之后十几楼的房间里都会亮如白昼。

企业参访

    企业参访的主要对象是万利通和邦盛两家各自行业内的强者。万利通外贸公司的丁董事长和王总为我们详细解读了满洲里、一带一路、跨境电商等概念的落实和发展,让我们接触到政策真实的效果,以及地方对中央政策执行上的偏差,让我们认识到当下诸多政策有着很多不为人所知的弊病。

    而邦盛的金老板热情地为我们讲解了邦盛这类外贸企业的生存现状,让我们对中俄贸易的模式有了更深、更全面、多方位的理解。

image.png

(供稿:清华经管学院团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