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在路上| 紫经书喀Day5:伽师县调研

image.png

被誉为“瓜乡铜城”的伽师县,在喀什地区乃至整个新疆都享有很高的声誉,今天,紫经书喀的队员们辗转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了伽师。

上午·伽师县西梅种植基地

上午,实践队来到了伽师县西梅种植基地,跟随着书记与专员们的步伐,我们走上田垄,穿梭于正在劳作的农民之间,小心翼翼地查看将熟的西梅。

image.png

专员介绍说,这里的西梅品质优良,糖分高,营养价值高,每亩收入能达到12万。但是,西梅种植的前期投入很大,第八年才能达到盛果期,需要政府辅导、专家和林果业服务员悉心指导。我们看到劳作的农民中既有十几岁的孩子,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十分能理解他们的艰辛与难以掌握相关技术的客观情况。然而,正在除草的老人孩子们对待农作呈现出了积极的神态,想必对收成还是比较看好的。专员利用技术防虫害、创收的努力与政府指导价格,通过合作社定价以防止二手倒卖的政策,较好地保证了农民的收入。

image.png   image.png

队员们认真聆听讲解

中午·维族农户家中

中午,我们走进农民的家中,在他们的盛情招待下品味了维吾尔族家庭宴席,从瓜果、馕到面食、抓饭,维族美食应有尽有。我们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宾主尽欢。

image.png

特色维族筵席

在交谈中,我们了解到由于伽师瓜的美名远传,其他一些地区的瓜类也冒用其名号,这让我们不禁联想到上午参观西梅基地时,专员提及销售西梅的中间商有时会打出外国进口的不实宣传,而没有促进伽师地区的品牌发展。想到这两种相似而又相反的情况,都对伽师县的瓜果销售与品牌形象造成了冲击,我们陷入了沉思。

image.png

下午·伽师瓜销售基地

午饭后,队员们立刻继续行程,来到伽师瓜销售基地,探访市场中的瓜品与销售、运输情况。我们在探访中获悉,一级瓜与二级瓜的销售方式有所区别,北京与广州都是重要的批发市场,销售的成本居高不下……

image.png

最后一站是一碧万顷的瓜田,我们再次走上田垄,考察两侧的瓜类品相。在一些片区,瓜类的叶子卷曲褶萎,这是得了霜霉病的表征。病虫害对农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在我们每次吃到的那些又大又甜的瓜果背后,不仅是专员、农民与经销商们付出的极大心血,还有着与病虫害坚决而激烈的斗争。

队员感想:

上午去看了看西梅,感觉书记在带领农民们追赶市场,和谷贱伤农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西梅的经济价值比传统作物高,是在技术支持和大量人工投入的前提之下,农民因此面临着取舍抉择。而一旦农民对西梅的投入回到对小麦、棉花的投入水平,将导致大量减产。(李嘉文)

今天在伽师县明显感觉到电商对于产品外销的作用。这边的瓜果品类还是比较丰富,尤其是甜瓜。但很多都是依靠市场上所见的大长板车,也就限制了外运的量和质。那个穿白衬衫的人自己也说这边的电商可能比疏勒县那边差一些,电商如果介入,订单就会比较容易得到保证,而且电商会提出一定的要求,因为它要保证产品能输出,这样它才有利可图。而企业则不然,收购企业只需要选择它称心的品种,因为新疆市场广,它有很多替代品。而且企业是有一个自己体量的理想收购销售量,而电商作为中间商则是多多益善。(贺朗)

 

(供稿:清华经管学院团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