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暑期实践支队:信阳乳畜业融资情况调研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鹿鸣乳业融资调研”支队由高峰老师指导,张启路学姐和郭玉涛学长带队,共有8名来自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队员。我们支队在实践前与信阳市政府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并受到他们的鼎力支持。

  本次实践从716日开始,历时7天,于722日正式结束。在目前原奶供给饱受外国奶源冲击的背景下,我们从当前中小生产者融资困难的问题入手,对河南省信阳市奶牛养殖者的融资现状进行调研。我们主要通过实地考察、座谈和电话采访的形式,与相关的三大主体(政府、金融机构和奶牛养殖者)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希望能站在不同的角色和立场上理解各方的困境与挑战。企业方面,我们调研了河南信阳唯一一家成规模的奶牛养殖企业——息县天凎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了解到农业大规模生产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和高固定成本的特点,进一步明确奶牛养殖企业想要规模化的融资需求和实际困难;同时,我们了解到政府有限的支持力度和金融机构因风险控制而难以向中小型养殖者贷款的现状。尽管困难重重,我们还是看到了各方的不懈努力,我们支队也竭力提出可行的建议。

  

市场背景:中国奶业“瓶颈期” 

  中国奶业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1991—1999年,是奶少的阶段,年增长6%。2000—2007年高速增长阶段,年增长22%。从2008年至今,即“后三聚氰胺”时代,实际上中国奶业进入一个瓶颈期,年增长仅为0.2%。奶业现在面临的情况是:2016-2017上半年原料奶过剩,企业大量喷粉,奶价下降。奶牛存栏规模锐减,2015年官方统计奶牛存栏1469万,实际荷斯坦奶牛存栏是600-700万,而散户、小规模家庭牧场快速退出。

  与散户养殖相比,规模化集约化牧场具有单产高、品质好、成本更低的优势。规模化集约化牧场可以运用一体化专业饲养手段,有效保证牛奶质量,生产效率也比传统饲养要高上30%-50%。反观散户养殖模式,散养户由于缺乏先进的养殖技术和理念,养殖效益明显偏低,很难消化近些年饲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不断上升的压力,再加上对奶牛疫病防治不力和生鲜乳质量把控不严,生产出的原料奶常常达不到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同时,随着人们对于国内乳制品的信任度下降,进口奶源的冲击,市场倒逼国内乳企对生鲜乳的质量要求越来越严苛。

  但现今制约我国奶牛养殖业发展的最核心问题不是质量问题,而是资金短缺,其严重程度甚至远远超过养殖中存在的技术问题。奶牛养殖规模化是发展现代乳业的必由之路,而奶牛养殖由粗放型单户饲养向先进的集约化规模化牧场养殖转变,需要投入巨额资金。奶牛养殖户面对如此巨大规模的资金需求,却又缺乏有效融资手段,这一现状制约着整个乳业的升级。

 

畜牧局:夹缝中生存的乳畜业

  我们于7月17日到信阳市畜牧局调研信阳市乳畜业的基本情况。根据2017年最新统计数据,信阳市八县三区存栏奶牛共583头,200头以上规模的养殖场户只有息县天淦这一家,存栏奶牛400头,其它均为散养户,共9家。生鲜乳零售价为5-6元/公斤。信阳市无乳品加工生产企业,无奶牛养殖合作社。息县天淦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目前拥有产奶奶牛200头,日产两吨牛奶。此外,该公司经营5家奶吧,每天消耗生鲜乳350-400公斤。

  信阳市奶牛养殖产业主要存在两大问题。一是近年来奶牛存栏量呈递减态势。奶牛养殖规模小、管理水平低,20头以上规模的养殖户很少,70%-80%的农户只养了七八头奶牛或更少,全市奶牛养殖场户都是传统养殖方式。二是由于信阳市无乳品加工生产企业,奶农所产生鲜牛奶,采取直接向当地市民出售生鲜奶的形式售奶,销量有限且安全隐患多。

  畜牧业对信阳市整体经济贡献较少,奶牛养殖产业更是微乎其微,并且信阳市整体经济实力在河南省较弱。因为奶牛养殖产业乃至畜牧业的重要性较低和政府财政实力较弱,信阳市政府截至目前尚未对乳畜业有特殊的支持性政策,而畜牧局的职能主要是对养殖户在饲料、牧草生产、配种、防疫等环节进行培训指导,并且鼓励农户参加保险,实行奶牛风险金制度。

 

 

养殖企业:进退不得的尴尬境地 

我们支队在与畜牧局进行会谈后,根据信阳市乳畜业的整体情况,经过讨论后决定将息县天凎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定为调研的主要对象。具体原因在于国内奶牛养殖产业遭遇瓶颈,大量散户退出,在信阳本地的散户分布零散,具有代表性散户的仅有一家,且绝大多数散户以肉牛养殖为主。另外散户多集中在城郊交界处,城区改造时大部分散户面临拆迁问题。

同时散户的融资意识较为薄弱。

  而天凎公司则较为典型,当期主要困难在于融资。这符合当前奶牛养殖产业由小规模养殖向大规模机械化生产的模式转变的趋势,其出现的资金短缺和融资困难问题,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可作为奶牛养殖业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的一个典型样本,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将息县天凎农牧业责任有限公司确认为调研的主要对象后,我们支队于7月18日前往息县,进入企业进行实地参观调研。我们了解到:

 

  1.成本情况

  奶牛养殖的主要成本集中在饲料和奶牛。不同于内蒙古等地区可种植大量优质牧草,信阳市地理位置偏南,其饲料大多从外省进口,因而饲料成本较高。具体而言,每头牛每天消耗约20元的饲料,如果喂养较优质的牧草,食物费达约30元。

每头奶牛的购买成本为1.2万-1.3万,基本产奶年限为6年,产奶期过后,奶牛会被当作肉牛处理掉,每头牛可得8000元。因目前销量有限,天凎实行限量喂养。由于奶牛易受疫病影响,具有较高的风险性,而目前如果参加相应的保险,每头病死的牛可得到8000元的补贴。

 

2.销售情况

原奶的市场收购价历史最高水平为5元/公斤左右,到了2013年,收购价跌至3.2元/公斤,目前收购价已低于3元/公斤,而原奶的成本大约2.6元/公斤,其利润率极低。究其原因,既有国外奶源的冲击,消费者对国内奶源的不信任和国内质量检测标准提高,也是因为奶牛养殖业处于产业链上游,容易受到大型乳品加工企业的挤压。

天凎就曾遭遇到多次加工企业单方面无条件撕毁合同的情况,曾遭到武汉蒙牛、焦作蒙牛和驻马店正阳君乐宝拒收。如果大型加工乳企单方面撕毁协议,由于高昂的律师费和打官司的时间精力成本过高,像天凎这样小型的养殖企业不会选择走法律途径进行维权。

天凎每日产奶量约为2吨,其中约1吨供应给河南省花花牛乳业作为乳制品加工的原料,其余会送到一个冰棍加工厂和自营的奶吧,极少部分直营到家庭。由于原奶易变质,在挤奶后四小时之内要进行加工,温度保持在4℃以下,一旦当天的奶没有售罄,只能倒掉处理,天凎一年会倒掉几十吨的原奶。7月18日下午,我们实地考察了天凎的奶吧,认为其奶制品的味道醇厚,但考虑到信阳本地物价水平较低,一瓶约300ml的液态酸奶8元的定价偏高。


  3.市场潜力

  信阳市老一辈有喝生鲜乳的习惯,而年轻一代多喝瓶装液态奶或者复原乳饮料。目前市民大多到超市购买盒装纯牛奶或复原乳,部分居民订购牛奶,订购的主要品牌为花花牛和三剑客。这些竞争者的生产基地到信阳当地的车程为3到5个小时,而从天凎运到附近市县仅需1小时的车程。同时信阳市目前许多学校无学生奶订购服务,学生群体是有待开发的目标客户群体。

随着信阳市奶牛养殖散户的逐步减少,息县附近市县的生鲜乳供给基本空白,因此天淦在本地有很大的生产优势,一旦可以成规模地生产生鲜乳和酸奶,可以释放相当大的市场潜力,并信阳当地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包括送奶工、奶场工作人员等等。

但目前大多数市民不清楚复原乳相对于生鲜乳而言营养价值低很多,因而将二者的营养价值等同,再加上复原乳口味多样,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生鲜乳的市场拓展。

 

 4.发展规划

天凎于两年前购置了一套低温罐装生产线机器,但因资金短缺一直闲置。其主要问题在于厂房的土地未被批准使用,且厂房的建设资金短缺,这些成本加起来将近千万。而该低温罐装生产线机器可以发挥机械化大规模生产的优势,可在一小时内完成一万袋或罐的生鲜乳处理和包装。

 

 5.融资困难

天凎曾通过担保公司向银行贷款200万,用于投资建设五家奶吧。但由于天凎负责人缺少有效的抵押物,并且资金缺口较大,很难从银行获得持续的贷款。并且奶牛养殖属于农业,具有生产周期长,市场波动大,易受自然气候和疫病影响的特点,因而具有较高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目前银行对此类中小企业的贷款年限基本为一到三年,时长较短,难以适应农业的生产周期。7月18日下午,我们支队在息县县畜牧局里,与天凎负责人和其他两位养殖户进行座谈。在座谈会上,我们了解到农业生产因市场波动和自然条件变化,经常出现资金和时机不匹配的情况。

制约天凎发展的重要原因在于资金短缺,这使其难以将低温罐装生产线投入使用。也正因为无法实现大规模流水线式生产罐装或袋装乳制品,天凎目前的销量十分有限。为了减少倒奶事件的发生,企业实行少喂料和少产奶的策略,因而其运营状况堪忧。而这种运营情况无益于缓解资金短缺的状况,这就好像陷入一个“陷阱”,使得企业原地踏步。

 

金融机构:心有余而力不足 

  7月19日上午,我们支队参加了与息县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座谈会。下午,我们采访了息县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和村镇银行的相关负责人。

  我们了解到,农村信用社的业务约占农业贷款的三分之二,其对涉农企业进行贷款时,如果经考察,认为风险可控、企业运作效率高,则可酌情给予抵押物的优惠。农业发展银行属于政策性银行,没有存款业务,只有部分政策性贷款。贷款主要支持产业化龙头企业,对小额农贷并不涉及。而农业银行、村镇银行、邮政储蓄银行的涉农贷款与农村信用社比较相似,类似于天凎的企业,因缺少抵押和担保,贷款所需金额远大于小额农贷,很难从银行贷款。同时,中小企业信用等级低也制约着自身融资。一些企业资本少、规模小、经济效益不佳,达不到金融机构规定的信用等级和放贷要求。目前很多中小企业存在管理不规范,信息不透明,账目混乱的现象,致使银行贷款的管理成本高,风险大,从而使得中小企业信用贷款可行性低。目前,大多养殖场只能找高于银行贷款利息的民间资金,面临着“麦克米伦缺口”。

 

各方努力: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在调研过程中,我们看到各方的努力和尝试,比如政府对天凎的持续关注、企业自身奶吧的建设和进入学校的努力,还有金融机构创新的贷款模式。具体而言,有“贷款+扶贫”的模式,如果企业能带动贫困户就业,则由政府担保,对带动企业按每户5万的额度贷款,并且利率为最低的基准利率;还有动产抵押的创新,部分企业可用原料或者成品进行抵押,但这要求抵押物价格比较稳定、保质期长,酒类商品就比较合适,而奶牛、原奶这种易受疫病、易变质则难以抵押。

 

职业教育之思,红色教育之旅

我们支队在信阳市平桥区调研的间隙,参观了河南省信阳航空服务学校;7月22日,在革命老区新县,我们参观了信阳涉外职业技术学院。同时,我们与两校校长就职业教育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并了解到职业教育重动手实践的特点,也认识到职业教育对于贫困子女就业的重要作用,受益匪浅。

  新县位于河南省信阳市东南部的大别山腹地,处于鄂豫两省交接地带,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和将军县。在新县,我们参观了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了解到这里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三支主力红军,还诞生了近一百名共和国的将军,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的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从革命前辈的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中,我们接受了爱国奋斗精神的熏陶,敬仰和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于此同时,我们还前去参观许世友将军故里,详尽地了解了许世友将军“生前为国尽忠,身后为母尽孝”的事迹,感慨将军虽已驾鹤西去,其伟大的革命精神却依然长存世间!

 

实践感想

  本次实践虽然短暂,却成为我们记忆中值得驻足回忆的一段时光。七日之行,让我们体会到,我国地方农业供给侧改革仍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也应“吾将上下而求索”,谨此写些所思所感。

  首先,是对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的思考。习近平总书记在金融工作会议中指出,金融业要积极服务于实体经济。但是在农业上,金融和农业都有自身的难处,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从金融角度来说,农业领域属于高风险低回报领域,农民的还债能力较低,且受很多外在因素影响,诸如气候、市场价格,将大量资金投放到农业中无疑是高风险的行为。从农业角度来说,奶牛养殖等活动均需要大量的启动资金,如购买奶牛和建设厂房。因而双方均有难处,金融机构有资金但担忧风险,农民需要资金来发展和防范风险。

  其次,是对落地能力的考验。本次实践过程中有许多问题是超乎计划范畴的,计划在执行过程中有许多的细节需要根据具体情况作出临时决定。并且,实践中很多意外情况的发生,诸如:政府告知我们,许多养殖户属于钉子户,在城乡规划中属于被取缔的部分,其融资需求已经归零。这种情况的出现使我们重新考虑本次实践的重点。最终我们将重点放到了奶牛养殖企业上。

  最后,收获的是满满的友谊。在实践第一天,大家还不是很熟悉,在一起有时还会冷场。但到最后,都成了关系非常好的朋友,甚至也和当地政府的接待人员成为了互相交好的朋友。